青藏高原来了深圳“门巴”——记援藏医生黄乐辉
2017年07月05日 12:06:36      来源:深圳特区报     作者:
0

黄乐辉克服了种种困难,帮助当地医院提升医疗水平,帮助当地患者解决身体疾患,他的足迹踏遍察隅三乡三镇

本网消息 察隅县地处青藏高原东南边缘,喜马拉雅山和横断山脉交接处,与缅甸、印度接壤,境内雪峰耸峙、最高峰梅里雪山海拔6740米,深沟险壑、落差达数千米,地处边陲,发展滞后,是西藏林芝市唯一的国家级贫困县。

根据中央决策部署和广东省委安排,由深圳对口支援察隅县和察隅农场。深圳市委市政府对此高度重视,去年选派了10名干部组成第八批援藏工作组。来自龙岗区第三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黄乐辉就是其中的一员。

作为一名医生,作为一名担任察隅县人民医院党支部书记的援藏干部,这一年来,黄乐辉克服了种种困难,帮助当地医院提升医疗水平,帮助当地患者解决身体疾患,他的足迹踏遍察隅三乡三镇。用脚丈量、用心服务、用情奉献,黄乐辉用他的一言一行,体现了医者仁心,体现了深圳人的大爱,体现了一位共产党员无私奉献的情怀。

一上高原首先过三关

2016年第八批援藏计划一出,黄乐辉医生得知后二话没说便报名参加。

对于黄乐辉来说,援藏是党和国家给予的荣耀,援藏是意志力艰辛的考验。他觉得,作为一名党员,作为一名医者,作为一名年轻人,应该到条件最艰苦的地方、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,去磨砺自己。

刚到高原,黄乐辉就要面对“高三关”:

第一关:道路关。从林芝市区出发赶往察隅县城,587公里的路程,足足走了14个小时,翻越了海拔均在4500米以上的色季拉山和德姆拉山两座雪山,一路崎岖陡峭,随处急弯落石,一会上山穿羽绒服,一会下山换单衣,一天之内经历了四季气候,头痛、心悸伴随他一路。

第二关:饮食关。南方长大的他,一点也不习惯藏式的饮食,但对着藏族同胞真挚的笑脸,他还是啃下那难咽的青稞饼。

第三关:身体关。来到察隅后,黄乐辉浑身长满水泡,奇痒难忍,身体出现了咳嗽气喘、皮肤严重过敏、经常失眠等较为严重的高原反应;到了冬天,天气干冷,手脚都冻得开裂,高原红也悄悄地爬上他的脸颊。

“过三关”的经历,让黄乐辉深知高原生活的苦,也让他坚定了要帮助当地群众改善医疗条件的决心。

一年后,再见到黄乐辉,他人瘦了,脸黑了,才三十刚出头,额角上已爬上白发。但是,一说到察隅的人和事,他脸上洋溢着一种喜悦的幸福。

精准帮扶为医疗造血

察隅县缺医少药、医疗卫生条件简陋,即便是当地技术条件“最好”的察隅县人民医院,也没有一个中级职称的医生,很多科开设不了,就连很多城市里最简单的白内障手术这里也没法开展,新生儿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。因病致贫也成为了察隅当地发生贫困的主要因素之一。

“过三关”的经历,让黄乐辉深知高原生活的苦。一到察隅,他就马上行动,开始着手对察隅县卫生状况进行调研。两个多月的时间,他走遍三乡三镇,对察隅县就诊记录进行科学分析,了解分析当地的高发疾病,了解卫生工作的短板和农牧民的需求,完成了察隅县卫生状况调查报告,对察隅县卫生工作困境进行分析,并提出解决方案。

他提出,察隅要抓好“一大两小三中心”建设;要落实“一个系统两头硬三级保障”方针;黄乐辉认为,对察隅县的医疗帮扶,除了“输血”,更重要是“造血”,全面提升当地的医疗水平。

他从医院管理入手,抓薄弱,补短板,完善机制,帮助察隅县人民医院创“二乙”。

他还与援藏工作组一起,争取到了深圳市卫计委、龙岗区卫计局、兄弟医院等单位大力支持,选派了当地最紧缺的多学科医生组成的“组团式”医疗队进驻察隅县,与察隅县人民医院医技人员“结对子”,一对一“传帮带教”,为当地打造一支过得硬、带不走的医疗队伍。

此外他还筹划建设了深圳和察隅两地远程会诊、远程培训、远程影像报告等医疗技术共享平台,大大提升了县中心卫生院医疗技术水平。

黄乐辉所在的龙岗区第三人民医院也大力支持察隅的医疗建设,为察隅县人民医院捐款了20万元作为建设专项资金。

走村串巷为村民义诊

由于贫困,也由于交通不便,在察隅一些偏僻村的村民,生病了也拖着不去医院看病。

黄乐辉医生经常利用节假日组织医疗队到村子为村民看病,无论在不通路的察瓦龙乡处尼村,在白雪皑皑的古玉乡俄玉村,还是边远偏僻的上察隅镇阿扎村,都留下了他的脚印。

走村下乡常常险境重重,雪崩、泥石流挡去路、峭壁上滚落飞石都是常见的事。

有一次,他一路舟车劳顿,经历十余个小时护送重症病人到林芝市区后,由于医院还有其他重患等着他治疗,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察隅县。在察隅县古玉乡的十七拐处,发生了惊险一幕,救护车的前轮前轴突然脱落,所幸的是车子撞停在靠山体处的那一边,如果是悬崖峭壁那一侧,后果不堪设想。经验丰富的司机大哥白玛灵机一动,用洁白的哈达把脱落的轴承固定好,车子才一路颠簸开到了察隅县城。

每月下乡义诊,对医疗队来说已是常态。医务人员冒着天寒地冻,不顾高原反应,走进高原农牧区,所到之处均深受藏区百姓欢迎。每一次义诊,对每一个患者进行了详细的登记,对重点病人实行“一人一方案”治疗,并同时对当地群众进行卫生知识的宣教。这一年时间,黄乐辉一共组织了12次义诊,共义诊人次3150余人,共派发义诊药物12万余元,排查白内障40余人,先天性心脏病1人,骨科疾病2人,为下一步诊疗做好计划。

扎拉村村支书扎西动情地说,没想到这些援藏医生会那么认真,那么务实,那么真心为孩子和村民着想,令人感动。

想方设法为藏民治病

作为一名医生,黄乐辉深知病患的痛苦,作为援藏干部,更知道当地百姓的苦楚。来了就是察隅人,作为骨科专科医生,他不仅用自己的临床专业为群众治病,还根据当地群众的需求,协调各种资源为病患解除病痛。

小扎西是察隅县竹瓦根镇哑巴村人,2年前,7岁时与父亲一同遭遇车祸,父亲当场去世,而其身受重伤。历经了9次手术,小扎西性命及肢体虽成功保住了,但左侧胫骨下段出现骨不连,仍无法下地行走。为了给他治病,家里负债累累。小扎西的母亲背着他来找黄医生,黄医生联系了深圳退休教授姜世平前来察隅,两人一起为小扎西行了手术,并为其免除了外固定支架骨科器械等费用,手术成功,正在康复。

阿旺叔是察隅县竹瓦根镇空档村人,患肾病综合征,曾四处求医,一直未得到系统地治疗,黄医生得知情况后,咨询了肾病专家,为他制定了治疗方案,还经常到他家里问诊。经过治疗,阿旺叔病情有所好转。由于经常“串门”,他们一家子非常信任黄医生,有啥事都找到黄医生。他母亲去年被绞面机绞去四个手指,黄医生为她做了手术,术后恢复良好;老人家去年又因车祸摔伤锁骨,今年又来找黄医生来拆钢板。对于黄医生无私的帮助,阿旺叔一家非常感激,硬是要送藏鸡给黄医生,但黄医生均谢绝他们好意。

学尼村白玛次仁4岁时发高烧后出现双下肢瘫痪,无法正常行走,他是家里的独苗,6年来,他父亲一直带他到处求医,未见好转,家境越来越困难。黄医生一直牵挂着小白玛的病,每一次有医疗专家来察隅,都把他们带到小白玛家会诊。由于当地医疗条件限制,专家们都建议孩子到广州进行进一步检查。黄医生了解后默默捐了2000元,龙岗区第三人民医院也为孩子捐款2万元,目前为孩子的爱心募捐还在继续。黄医生已联系了南方医院,准备带孩子到广州进一步检查治疗。

朗久是雄久村小学的老师。二十多年前,他下地劳动,突然感觉眼睛不适,开始流泪红肿,严重的时候,甚至连眼睛也睁不开。这些年来,他先后到林芝、拉萨、成都等地治疗,但仍旧没有半点起色。黄乐辉医生得知了朗久老师的情况,立即向工作组进行了汇报,联系了深圳眼科专家前来为其手术。经过手术,困扰朗久老师二十多年的眼睛异物感消失了,眼睛再也不流泪了。每隔一段时间,黄医生就上门为他复诊,用药。朗久老师感激地说:“好心人,扎西德勒!”

一夜未眠救治边疆武警战士……类似故事还有好多好多,只要有病人找到黄医生,他都尽全力帮助他们。当地老百姓把黄医生亲切地称为好“门巴”(藏语医生)!

援藏不仅是辛劳,还要承受远离家庭的孤独。因为援藏,父亲的两次手术,身为独子的他都没能陪在身边,他深感愧疚。但是作为老党员的父亲非常支持儿子的工作,他说:“能为藏区人民服务是党赋予的光荣使命,我为儿子感到骄傲。”

黄乐辉医生说,援即是缘。援藏是一种选择,一种责任,一种担当!在察隅一天,就要尽最大的力量,为当地百姓多做一些事情。

责任编辑:杨雅淇
上一篇:深圳市红岭中学支教老师到察隅县开展帮扶活动

备案号:藏ICP备14000074号 版权所有:察隅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:西藏传媒集团
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